电商销售者确实应当退一赔三

2020-08-14 17:55

此案经法院审理后认为,虽然销售者已将货物交给快递公司发运,但在运输过程中,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在送货时未验证对方身份信息擅自将货物交由他人签收,销售者尚未完成货物交付义务,构成违约,故对消费者请求销售者赔偿已付的电脑款及邮寄费诉讼请求应予支持。法院判决,付迎春赔偿杨波已付的电脑款15123元及邮寄费95元。

虽然付迎春已将货物交给快递公司发运,但在运输过程中,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在送货时未验证对方身份信息擅自将货物交由他人签收,销售者付迎春尚未完成货物交付义务,构成违约,故应对消费者进行赔付。

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合同只约束缔约双方当事人,快递公司将货物错交给他人,属于付迎春与快递公司之间的运输关系。快递公司不应在本案中承担赔偿责任,故对杨波关于快递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

赵占领分析认为,根据以往的案例来看,网络购物属于新兴消费,此类纠纷确实不多见,最高法公布的此案有着判例指导作用。

二审法院最终认定小米公司存在欺诈消费者的故意,法院依法判决王辛退还小米公司上述两个移动电源,小米公司保底赔偿王辛500元,退还王辛货款108元,驳回王辛其他诉讼请求。

对于卖家来说,自己发货了,但没有将货物寄送到买家手中,如果有证据证明属于快递公司存在的过错,被人冒领,卖家可对此另行起诉快递公司,进行索赔。赵占领解释称,因为在网购中,消费者对应的是卖家,货物也是从卖家手中购买,并未与快递公司存在买卖关系,也就是合同关系。因此,对于此类案件来说,消费者起诉快递公司,因为没有合同关系,并不会获得法院的支持。

孙军工说,2014年3月15日施行的新《消法》还加大了惩罚性赔偿的力度,将经营者实施欺诈情形下的“退一赔一”改为“退一赔三”,对提供明知有缺陷的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人身伤害,经营者承担不超过损失数额2倍的赔偿责任;对耐用消费品和装饰装修等工程的瑕疵规定了举证责任倒置;还首次在消费者维权领域实行公益诉讼制度。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杨临萍分析称,销售者网上销售商品有价格欺诈行为,诱使消费者购买该商品的,即使该商品质量合格,消费者有权请求销售者“退一赔三”和保底赔偿。电商作为销售者利用他人网络销售货物过程中有欺诈行为,交易后与消费者达成赔偿协议而不履行,消费者有权请求销售者依照协议承担赔偿责任。

曾参与起草多部网络商品交易规范政策、法律法规的维权律师赵占领分析认为,在网购中,将货物送到买家手中,是卖家最基本的责任,也是在网购中形成合同的条件。而在现实中,如果卖家没有将货物送达到买家手中,那么其最基本的合同没有履行完成,因此,在消费者进行维权时,向卖家进行索赔,这样的诉求必然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法院认为,从当事人各自的权利义务来看,在网购合同中,杨波通过网上银行已经支付了货款和邮寄费,履行了消费者的付款义务,付迎春作为销售者依约负有向杨波交货的义务。

昨天,在最高法通报的这10起消费者维权的典型案例中,有3起案例涉及网购纠纷。据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表示,网络购物作为新兴的交易方式,对促进消费增长作用凸显,但是由于网购商品假货较多,严重影响质量安全,售后责任难以落实,网购纠纷明显上升。

孙军工透露,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正在抓紧制定《关于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力争在年内出台。

赵占领解释,如果商家确实有证据能够证明,消费者在下单时,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或者系统出现故障,此种情况就属于重大误解,依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电商需要退还消费者购物款,不进行惩罚性的赔偿。

对于网站的“特价”、“促销”,消费者在下单时却以货物的原价进行购买,赵占领介绍,此类案件纠纷在现实中较多,电商通常有两种解释,既系统故障或者人工操作失误。

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涉案网购合同有效,消费者拥有公平交易权和商品知情权。由于小米公司网络抢购此种销售方式的特殊性,该广告与商品的抢购界面直接链接且消费者需在短时间内作出购买的意思表示,而小米公司认可小米商城活动界面显示错误,存在广告价格与实际结算价格不一致的情形,小米解释为电脑后台系统出现错误,但没有证据证明。

而如果电商没有证据证明,“特价”、“促销”后,消费者原价购买的货品不属于重大误解,那么这就是电商在进行宣传时故意的欺诈行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电商销售者确实应当“退一赔三”。